121.jpg

近日,据证监会披露的深市主板申请首次公开发行股票企业基本信息情况表显示,箭牌家居集团(以下简称“箭牌家居”)的受理状态已更新为“中止审查”。

据了解,此次箭牌家居中止或受累于因涉乐视网财务造假案而被立案调查的三家中介机构。

事实上,箭牌家居早在1月中旬就收到了证监会的61条“灵魂拷问”,该公司的上市之路并非坦途。

根据证监会公示的《箭牌家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文件反馈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书》”)显示,涉及规范性问题共有18项,信披问题共有38项,其余还有5项其他问题。

根据箭牌家居此前披露的招股书显示,该公司在上市筹备的两年时间内进行了一系列的资产重组,包括17项同一控制下的资产收购和1项非同一控制下的资产收购,并且该公司多次以仅1元的价格收购多家公司相应股权,成为控股股东。同时,箭牌家居高价收购审计净资产为负值(截至收购日)的企业超四成,最低为韶关乐华,该公司的审计净资产为-1.12亿元。


从箭牌家居的企业收购历程来看,这并不能对其增厚资产和利润起到良好的促进作用,或对该公司未来业绩的可持续增长或埋下隐患,风险或转嫁给上市公司

对此,证监会要求箭牌家居分别说明这些企业的收购背景、原因,具体经过,履行的程序、定价的依据等,并说明被收购企业的原实际经营业务,股东背景、股权结构,历史上出资是否到位,是否存在纠纷或潜在纠纷,是否存在委托持股、利益输送或其他利益安排等问题。

此外,证监会还指出该公司子公司有接近40万平方米的厂房等经营面积有产权风险。这意味着,一旦上述土地被收回或厂房被要求拆除,公司未来的生产经营将受到影响。

从业绩上来看,箭牌家居2018年-2021年1-6月的营收分别为68.1亿元、66.58亿元、65.02亿元和33.36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97亿元、5.56亿元、5.89亿元和1.58亿元;扣非净利润分别为0.67亿元、5.07亿元、5.33亿元和1.28亿元,净利润整体呈增长趋势。

具体来看,箭牌家居主要通过经销的模式对外销售。在上述同期内,经销模式下的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4.77%、95.98%和94.39%,且前十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占比超3成,而公司前十大经销商中,存在关联公司。

其中,北京宏华骏成科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宏华”)连续多年成为箭牌家居的前十大经销商。公开资料显示,北京宏华法人代表许宏泉为箭牌家居实控人谢岳荣的表弟,为箭牌家居关联方。

证监会对于箭牌家居经销商收入占比连续3年超过90%的高比例提出高达10条的质疑,并要求说明经销商情况,发行人及其股东、高管与经销商之间是否有关联关系等;是否存在实控人或关联方通过异常资金往来,虚增或虚构销售回款的情况,相关销售是否真实实现等。

与经销商问题同时出现的,还有箭牌家居的应收账款问题。2018年-2020年,该公司的营收账款为2.65亿元、2.17亿元和2.37亿元,在2021年的上半年,箭牌家居应收账款达到3.01亿元,较2020年全年的增长27%,其中经销模式下的工程特约经销商和直销模式的工程客户占比较大。箭牌家居在公告中称,基于这两种业务模式的特点,工程项目通常回款周期都比较较长。

对此,证监会要求箭牌家居补充说明各类产品的应收账款前十大欠款单位,并说明与前十大客户之间的对应情况说明报告期内对不同客户或同一客户信用政策是否存在差异,与同行业或该客户的其他同类供应商是否一致,报告期内是否存在对客户延长账期等放宽信用政策的情形。

在应收账款的快速增长之下,箭牌家居的经营活动现金流也出现负增长。据招股书披露,2018年-2021年1-6月,该公司由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分别为-3.28亿元、7.21亿元、12.70亿元和-0.93亿元;筹资现金流在上述同期内分别为5.26亿元、-2.99亿元、-0.80亿元和0.69亿元,呈逐年上升趋势。由此可见,箭牌家居的现金流情况出现较为明显的恶化。证监会也在《意见书》中要求箭牌家居说明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和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在报告期内波动较大的原因。

此外,该公司的偿债能力表现也较弱。在上述同期内,该公司资产负债率分别为120%、131%、148%,均高于业内平均水平。箭牌家居对此解释称,主要原因是前期经营积累较少,且由于公司尚未上市,融资渠道相对有限,股权融资规模较少;公司的经营积累大量投入长期资产的购置和建设,使得流动资产规模相对较低。

由现金流情况及偿债能力来看,箭牌家居承受着较大的资金周转的压力。据招股书显示,箭牌家居拟募集资金约18.09亿元,其中拟补充流动资金为3.4亿元。